jin

亲,我们需要界限感

乌托邦:

这个世界只有三件事,自己的事、别人的事和老天的事。这三件事已经清晰划分了我们自己的界限。自己的事,只能自己做,不要依附他人;别人的事,只可以尊重和接受,不要强加干涉,也不应该干涉;老天的事,好好配合,天下雨就要打伞出去,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就得学会简朴生活。
 
当一个人缺乏界限感常常把自己的事托付他人,邀请他人跨入自己的界限,也常常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人,强行跨入他人的界限。
 
在这个个性彰显的时代,竟然还有如此多的父母越俎代庖,左右儿女的恋爱和婚姻,令到儿女或选择孝道,却独自品尝痛苦和遗憾,或坚守爱情,却在愧疚中挣扎,或左右为难,仍在十字路口痛苦徘徊。
 
这些都是谁惹的祸?这是中国人模糊的界限感惹的祸,就如心理没有断奶的孩子,既有独立的愿望,又有着与母亲分离的深深的恐惧,同时很难形成对事物的判别,常处于两难状态。
 
中国是一个重亲情和联结,但缺乏界限感的社会。
 
中国人的早期教育常常是界限模糊的。当一个孩子自己跌倒,本应该自己爬起来,那是他自己的事,父母却看着心痛,立刻过去扶起,其实,善良的中国父母已经侵入了孩子的界限,孩子的界限感在父母的疼爱中开始一步步缺失。
 
孩子慢慢长大,有能力独自上学,但因为界限模糊,他或她仍然认为那是父母的事,于是父母背着孩子的书包,早送晚接,风尘仆仆。
 
孩子慢慢成年了,独立意识开始强化,孩子觉得上什么学校是自己的事,和谁谈恋爱是自己的事,嫁给谁,娶谁是自己的事,但很遗憾,和父母的界限早已被打破,而且被打破已有很多年,而且可笑的是,孩子一边大声宣告“恋爱婚姻是我的事”,一边把找自己做的工作、买自己住的房子看成是父母的事,于是父母在这种模糊的界限中,仍然觉得“你的高考志愿是我的事,你的恋爱婚姻是我的事”,于是开始冲突,于是开始痛苦。
 


在中国,关乎高考志愿、恋爱婚姻这样的大事,也不仅仅是父母的事,还是七姑八姨的事,那份关切似乎全是他们自己的事,看似是一份帮助,一份关心,却是害了孩子,因为很少有人是以孩子的角度去做考量的,而是把自己当成了那个要娶要嫁的人,把孩子的恋人当成了自己要嫁要娶的人,然后把自己的意愿拿出来,努力地充满热情苦口婆心地令其意见最终得以实施。
 
不仅如此,孩子带着模糊的界限感开始与恋人互动。每天计较着我爱你多些,还是你爱我多些。
 
不仅如此,孩子带着模糊的界限感开始与同事互动。本不应该自己承担的,却不会说“不”;本应该自己承担的,却又常常把责任推给他人。
 
不仅如此,有一天,孩子也有了孩子,于是他或她带着模糊的界限感开始与自己的孩子互动。
 
如此继续,会造成很多代际传承模式,造成家庭悲剧的轮回,关系成为一种痛苦的纠缠。
 
所以,明确哪些事是自己的事,哪些事是别人的事,守住自己的界限,也不要侵犯他人的界限,让界限感清晰起来,才能结束这种因关系引发的痛苦。


 

人生经验神马的,别太当真

好好

乌托邦:

编辑妹子找我约稿时,说要给毕业大学生们写一封信,谈谈人生经验和感悟等等,我当即就说:“快拉倒吧!想我当年大学毕业时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怎么可能去听一个三十几岁的老女人来跟我瞎叨叨?!”当然,话虽如此,我现在还是提笔写了。


说到人生经验,在我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为止的十年,我已经听到了一万多种人生经验!这些人生经验不仅内容丰富、风格多样、视角各异,而且,更胜在经常互相矛盾,以至于根本不知道到底要听谁的!


有人说“爱拼才会赢”,没错,说这话的人或许正是一鼓作气、不计得失才打拼出一片天地来。但是,一心想模拟这句话的人,没准儿正站在错误的方向上,不拼倒还好,越拼越没戏。


有人说“年轻的时候,机会比收入重要”,说这话的人一定曾经放弃了经济上的诱惑,把握住了难得的机遇,换来了如今更大的回报。但是,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无处不在的经济压力并不是想无视就能无视的。况且,每个人家庭条件不一样,我也见过有人为了抓住某个深造机会,而把整个家庭拖入了更漫长的经济危机中,等他缓过劲儿来已是“子欲养而亲不在”,留下了终生的懊悔。


有人说“女人要早结婚早生子以家庭为重”,说这话的人现在夫妻恩爱、小孩健康、家庭和睦、人生圆满,自然坚信这是宇宙真理。但是,也有作出了同样选择的女性,不幸遇上白眼狼,婚姻破裂后还得重整旗鼓回到职场从头做起,此刻正在心里千万遍地反省“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应该放弃自己得以傍身的事业”。


你看吧,几乎所有的人生经验都是如此:对于总结出这个经验的人来说,这就是真理,而且是经过了自己人生实践验证的真理。但是一旦脱离了他本人,换到其他人身上,却极有可能成为不确定性结论,甚至沦为谬论。因为每个人自身的“前提”都无法完全复制,同样的规律,在不同的前提下,很可能产生大相径庭的结果。人与人的“前提”实在差太多,出身、天赋、际遇……一个差若毫厘的初始条件,往往能积累出一个失之千里的运算结果。如果你能想得通别人的人生跟你毫无关系,也就能明白其实别人的人生经验对你更无意义。


去年我回母校见到了以前大学的同班同学,我对他赞不绝口,他的人生效率真的太高了,考研、考博、工作、结婚、出国、留校,基本上每一步都卡在正点上,一条通途走到底,以后在专业领域内必定前途无量。他对我也赞不绝口,说我的人生丰富多彩、自由自在,看尽沿途风光,这辈子算值了!我们互相拍马屁十分钟以后,我说:“既然我们都如此盛赞对方的生活,不如交换一下好了!”他想了想,没说话,我俩都大笑起来。显然,夸奖归夸奖、欣赏归欣赏,但实际上,一个高效集约的人和一个边走边玩的人,永远无法真正认同对方的人生经验。


况且,这世界上的很多人生,即便看起来积极圆满,其实初衷却也可能未必那么靠谱。比如我,现在已经变成逢年过节亲戚朋友家小孩最讨厌的姐姐(近几年更升级为阿姨)了!每次见面,必然被孩子家长逼迫给人家孩子讲讲学习动力和方法。当然,出于无法拒绝各级家长们殷切目光的原因,我也经常说说热爱科学、个人奋斗、天道酬勤之类的道理,各级家长们也都频频点头、大为赞许。但是,如果让我吐露真言的话,其实我一路念到博士后的真实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想上班!我患有严重的职场恐惧症……


所以,关于所谓别人的人生经验,我的态度一贯就是:别太当真,听听拉倒。要我说,生活之所以魅力非凡,就在于它无法量产。假如有一天,你和别人的人生,可以像编程序一样,选定某个人生经验,然后输入某个值,就一定能输出某个值,那么,相信我,你不会觉得更踏实,只会觉得更沮丧。当然,作为结尾,我还是真诚地祝福各位年轻的读者能够心想事成、一帆风顺。不过,你也知道,这也就仅仅是一个来自遥远陌生人的无足轻重且不具备任何可预测性的祝福,而已。



淡若清茶:

读一些无用的书,做一些无用的事,花一些无用的时间,都是为了在一切已知之外,保留一个超越自己的机会,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变化,就是来自这种时刻。 【梁文道】

人生经验神马的,别太当真

乌托邦:

编辑妹子找我约稿时,说要给毕业大学生们写一封信,谈谈人生经验和感悟等等,我当即就说:“快拉倒吧!想我当年大学毕业时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怎么可能去听一个三十几岁的老女人来跟我瞎叨叨?!”当然,话虽如此,我现在还是提笔写了。


说到人生经验,在我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为止的十年,我已经听到了一万多种人生经验!这些人生经验不仅内容丰富、风格多样、视角各异,而且,更胜在经常互相矛盾,以至于根本不知道到底要听谁的!


有人说“爱拼才会赢”,没错,说这话的人或许正是一鼓作气、不计得失才打拼出一片天地来。但是,一心想模拟这句话的人,没准儿正站在错误的方向上,不拼倒还好,越拼越没戏。


有人说“年轻的时候,机会比收入重要”,说这话的人一定曾经放弃了经济上的诱惑,把握住了难得的机遇,换来了如今更大的回报。但是,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无处不在的经济压力并不是想无视就能无视的。况且,每个人家庭条件不一样,我也见过有人为了抓住某个深造机会,而把整个家庭拖入了更漫长的经济危机中,等他缓过劲儿来已是“子欲养而亲不在”,留下了终生的懊悔。


有人说“女人要早结婚早生子以家庭为重”,说这话的人现在夫妻恩爱、小孩健康、家庭和睦、人生圆满,自然坚信这是宇宙真理。但是,也有作出了同样选择的女性,不幸遇上白眼狼,婚姻破裂后还得重整旗鼓回到职场从头做起,此刻正在心里千万遍地反省“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应该放弃自己得以傍身的事业”。


你看吧,几乎所有的人生经验都是如此:对于总结出这个经验的人来说,这就是真理,而且是经过了自己人生实践验证的真理。但是一旦脱离了他本人,换到其他人身上,却极有可能成为不确定性结论,甚至沦为谬论。因为每个人自身的“前提”都无法完全复制,同样的规律,在不同的前提下,很可能产生大相径庭的结果。人与人的“前提”实在差太多,出身、天赋、际遇……一个差若毫厘的初始条件,往往能积累出一个失之千里的运算结果。如果你能想得通别人的人生跟你毫无关系,也就能明白其实别人的人生经验对你更无意义。


去年我回母校见到了以前大学的同班同学,我对他赞不绝口,他的人生效率真的太高了,考研、考博、工作、结婚、出国、留校,基本上每一步都卡在正点上,一条通途走到底,以后在专业领域内必定前途无量。他对我也赞不绝口,说我的人生丰富多彩、自由自在,看尽沿途风光,这辈子算值了!我们互相拍马屁十分钟以后,我说:“既然我们都如此盛赞对方的生活,不如交换一下好了!”他想了想,没说话,我俩都大笑起来。显然,夸奖归夸奖、欣赏归欣赏,但实际上,一个高效集约的人和一个边走边玩的人,永远无法真正认同对方的人生经验。


况且,这世界上的很多人生,即便看起来积极圆满,其实初衷却也可能未必那么靠谱。比如我,现在已经变成逢年过节亲戚朋友家小孩最讨厌的姐姐(近几年更升级为阿姨)了!每次见面,必然被孩子家长逼迫给人家孩子讲讲学习动力和方法。当然,出于无法拒绝各级家长们殷切目光的原因,我也经常说说热爱科学、个人奋斗、天道酬勤之类的道理,各级家长们也都频频点头、大为赞许。但是,如果让我吐露真言的话,其实我一路念到博士后的真实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想上班!我患有严重的职场恐惧症……


所以,关于所谓别人的人生经验,我的态度一贯就是:别太当真,听听拉倒。要我说,生活之所以魅力非凡,就在于它无法量产。假如有一天,你和别人的人生,可以像编程序一样,选定某个人生经验,然后输入某个值,就一定能输出某个值,那么,相信我,你不会觉得更踏实,只会觉得更沮丧。当然,作为结尾,我还是真诚地祝福各位年轻的读者能够心想事成、一帆风顺。不过,你也知道,这也就仅仅是一个来自遥远陌生人的无足轻重且不具备任何可预测性的祝福,而已。



朋友欸

H-erer:

 我说
总觉得没朋友
他说
你说的朋友是什么样的朋友

我也不知道诶

我已经很久没有热情去和人们联络相谈甚欢
以前说朋友大概是需要无尽的语言来表示彼此或真或假的关心关爱爱护
我很懒啊
懒得与人交流
所以活该没朋友
后来又说朋友是那种很长时间不说话一开口依旧相谈甚欢的人
然后与一位老友见面我努力克制自己才使的我一路能够不面无表情

所以朋友啊

我依旧不知道朋友应该怎样确定

而且我想我是极其自私的
我总是在闲的发慌的时候才会想起朋友
可是别人毕竟不是为我而生
毕竟是没有义务来尽力实现我的意愿呵

朋友欸
我其实希望我能回到一年前的孤独状态
至少那个时候
我是我的朋友

刘可忆:

其实人们在心底对感情要求的并不多,有时只是在你给在意的人发出信息时,对方能给予你这样及时有趣简单到貌似无脑的回应而已。

一个人,一座城。:

为什么你又回来了,回到了原本平静的生活。
我知道你只是寂寞了而已。可是就算这样我还是愿意不惜一切代价的伸出手去拥抱你。
这一次你要停留多久呢。
我又忘记了上次你离开,那些流着眼泪不敢睡觉的夜晚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只是因为你的一句话,我便原谅了所有。
原来我有多恨你,我就有多爱你。

再会朗西:

理论总是倾向于包罗万象,然而生活中有太多不确定性,因而靠某种理论某些学说活下去总会感到迷茫疲累。如果真有一种理论,完美地解释了万事万物的缘由,指明了人来人往的方向,我想,那个理论就是生活本身。

李淡淡:

你曾付出的一颗真心,总会在合适的人身上得到安放,你要等

一个人最大的勇敢,是征服自己的意气

LOFTER精选 第35期:

文/kevin




听过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学长的故事,说起来那是一桩微不足道的小事。学长酷爱打魔兽,水平也很高,但他女朋友很讨厌他玩游戏。有次他正在打魔兽时女朋友叫他逛街,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说:行,三分钟就好。过了三分钟,女朋友问他好了没有,他说快了马上就好。女朋友走到他旁边,抱着他的肩说:那我看着你打好不好?他说:嗯,宝贝儿真乖。女朋友笑着说哈哈是嘛,然后趁他不备一把按掉插线板的电源。他正在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时,屏幕黑掉了,电源也断了。他登时气血上涌,抓起鼠标,——但是,并没有砸下去,他抬起手之后,就把鼠标放下了,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然后转过身说:不好意思宝贝儿,我超时了,现在就陪你去逛街。


 


他女朋友也愣住了,她原以为他至少要发发火,生生气,但他的表现就好像刚才是自己正常关机一样若无其事,甚至连一句“我靠”都没有说。后来女朋友跟别人讲起此事,这段故事就流传开了。再后来我认识了这位学长。有次一起吃饭,我问起这段事,我说:很好奇你当时为什么一点火都没发?他说:你觉得女朋友重要还是魔兽重要?我说:当然是女朋友重要。他说:那就是了,我说三分钟结束,到了三分钟还没结束,她来把电源断掉有什么错呢?既然她没错,我干嘛要发火。


 


我见过好多酷爱玩游戏的人,但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只此一例。有句话说:牌品即人品,或者酒品即人品,这些话实在很有道理。好多人在拿了一手好牌之后就忍不住得意忘形,溢于言表,打错一张牌就忍不住怨愤不已,甚至信口大骂。假如一个人打牌一整下午,而你从他面部表情中完全看不出他内在情绪的起伏变化,那么,这样的人就算把他放进政治局,排名应该都不会靠后,更不至于会被踢出局。


 


那位学长所在县城有两所高中,一高和二高。有几年学生都喜欢打羽毛球,一高羽毛球打得最好的人是Y,二高打得最好的人是L,他们都能把自己学校的其他人比下去一大截,也因此觉得自己是整个县城里羽毛球打得最好的人,不把对方放在眼里。于是就有人撮合他们俩打一场比赛。到了比赛那天,Y来到赛场,发现L居然是穿着牛仔裤和拖鞋过来打比赛的。第一局前8个球,Y打出了8:0。第8个球之后,L撑不住了,从书包里拿出短裤和运动鞋换上。换上之后,L还是打不过Y。到了第二局,Y干脆把左手插进裤兜里打。第二局自始至终,Y的左手没有离开过裤兜,而且轻松拿下了。L输得心服口服。


 


不过,故事到这里还没有完,三个月之后,Y骑车把右胳膊摔断了,此后就再没打过羽毛球。这里还不是结束。再后来,Y和L恰巧考进了同一所大学。L是校羽毛球队的一号选手。而Y,早已不再打球,也没有人知道他会打羽毛球。有一次,Y恰巧和羽协的同学一起吃饭,席间大家喝了不少酒,Y也喝到了眼花耳热的地步。饭桌上有人聊到L在和另一所高校的羽毛球比赛中大出风头,打到后来甚至左手插进裤兜里拿下了比赛。Y听到之后哈哈大笑,说:“老子当年——”一桌人愣住来看Y,这时候,Y停住了,放下酒杯说:“哎,老子当年,一斤白酒下去都没事,现在,两瓶啤的就高了。”


 


没错,Y就是上面那个打魔兽的学长。而我想说的是,若想了解一个人,不要看他心气平和的时候,不要看他彬彬有礼的时候,不要看他容止安详的时候;而要看他困顿窘迫的时候,看他劳碌倦怠的时候,看他寂寞伤感的时候,看他意气风发的时候,看他怨怒沸腾的时候,越是在这些时候,越容易清晰地认识这个人。


 


一个人最大的勇敢,不是打败、征服别人。而是打败、征服自己的意气。一个人在言辞激昂的时候,能截然打住;在意气慷慨的时候,能翕然收住;在怒气沸腾的时候,能廓然消住,这种人,不想成为传奇都不行。





文字by 月下青鱼


配图by 誘拐你




今日推荐:最专业的摄影师网站☞    sheyingshi.cn